五百万彩票网

發稿時間:2020年10月20日來源:南京農業大學作者:党委宣传部 赵烨烨

  烈日下,頭頂大草帽的南京東晨鴿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徐善金正在爲他的幾萬只蛋鴿築“新巢”。

“這是我們的新廠房,26棟鴿舍,占地67畝,未來將作爲商品蛋鴿種源基地,喂料、飲水、空氣淨化、噴霧消毒將全部實現微電腦控制。”

今年的54日,徐善金剛剛榮獲2020年南京市青年“五四”獎章,他是59位獲獎者中唯一投身農業的“新農人”。2011年,他從南農動物科學學院動物遺傳與育種專業畢業。而5年前,他的蛋鴿事業也正是從“五四”青年節這一天起步的。

“這一獎勵,是對我這5年投身大農業創業的最好鼓勵,更是莫大的鞭策。”  



一頭紮到鴿子群裏“搞科研”

30年前的六合東溝,家家戶戶養鴿子,“乳鴿之鄉”美名遠揚。但是2013年的一場禽流感,卻讓鴿農們一夜之間一蹶不振。此後,當地政府絞盡腦汁希望重振鴿業,都收效甚微。

“那會兒全鎮的幹部帶頭養鴿子,都拉不動大夥兒的積極性……”年過花甲的時任龍袍獸醫站站長王宗洲,回憶起當年東溝鴿業遭重創的情形依然曆曆在目。

而此時的徐善金,剛剛從蘇州的一家鴿業公司辭職,准備自己大幹一場。

“我是學家禽養殖的,要想做‘專’下去,就得自己幹。”鴿蛋是綠色食品,富含氨基酸和人體內所需的維生素,被譽爲“動物人參”,在大中城市高端人群中的需求量非常大。徐善金嗅到了其中的商機,決定另辟蹊徑,將蛋鴿養殖從肉鴿養殖中分離出來,專注蛋鴿,形成一種新型養殖模式。

徐善金碩士研究生時曾在東溝實習,創業選址的時候,他決定將自己的公司“築巢”在這裏。

“家家養鴿子,爲啥鴿農富不起來?”根據當地的産業現狀,結合自己的專業知識,徐善金思考再三:傳統的養殖方式成本太大,必須進行技術革新。

其實,早在公司打工時,徐善金就發現限制蛋鴿養殖業的發展,存在兩個大難題:一是産蛋率低,平均每對蛋鴿年産蛋只有65枚左右;二是蛋鴿雌雄難辨,小鴿子要長到4-5個月齡才能從外觀、行爲辨別出公母,這期間公鴿飼養的飼料成本就會被大大浪費。

蛋鴿行業急需要一個高産且能夠公母自別的新品種來解決這兩大難題,支撐産業未來的發展。“我的研究生專業方向是家禽遺傳育種,我想自己試試看培育出更優良的品種。”

徐善金說,袁隆平是他從小的偶像,鴿種的培育跟袁隆平的水稻培育是一個原理,也是不斷地雜交選優。下定決心後,徐善金不僅把更多的精力花在科研上,更是每年拿出15%-20%的經費用于科研。

公司85後的年輕主管趙恒林一開始特著急:“公司剛剛起步,那會資金本身就很緊張,徐總投那麽多錢去搞科研,短時間還看不到收益,我們還真是擔心啊……”

一邊白手起家維系公司的正常運營管理,一邊沈下心來安心研發。創業5年,自己就在鴿舍旁搭了一個不到10平米的紅瓦房,日夜聽著“咕咕”聲,一住就住了4年半,連6歲的女兒當年都是在鴿廠裏學會走路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短短幾年,在進行了一系列的規模試驗之後,徐善金培育的鴿種已經到第四個世代,種鴿産蛋量比普通蛋鴿提高了23.1%,每只鴿年産蛋量從65枚成果提高到80枚。

“來,看這裏,有灰色羽毛的就是母鴿沒錯了。”此時,他的培育出的自別雌雄系蛋鴿新品種,在小鴿子滿月就能鑒別性別的技術也日益成熟,足足比行業內通常的鑒別時間早了三個月,這樣滿月的公鴿就可以直接當乳鴿出售,母鴿則留下做蛋鴿,大大節約了飼料成本。如今,由徐善金主持研發的這一公母鴿自別技術成功率已達99%,公司也擁有種鴿群體數量50000對,獲得5項國家發明專利。

“現在是真正懂了什麽才叫科技是核心動力,要不是當初徐總下定決心搞科研,公司也不可能發展得這麽快。”趙恒林笑著說。



“鴿業小區”裏的“總司令”

“小鴿子是不會自己吃食的,都靠母鴿子一口一口喂大。”

創業5年,奮鬥5年,安家5年,六合東溝也成了徐善金的“第二故鄉”,看著自己的廠子一步步成長起來,小徐開始琢磨怎麽能幫襯著身邊的父老鄉親們一起兒幹起來,一塊兒富起來。

回忆起自己創業一路走来,吃过的苦,流过的汗,“当时哪怕别人一丁点儿的帮助,对于我来说都是雪中送炭。”徐善金开始将目光聚焦到“返乡青年”群体,看到他们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希望自己这么多年积累的经验教训,能让有創業理想的“小年轻们”少走一些弯路。

“喂食、治病、管理、運輸,反正我想學什麽,徐總就教我什麽……”今年剛滿32歲的李東之前一直在外打工,2016年來到徐善金所在的“鴿業小區”,一點點兒地跟著他學習養鴿技術。徐總不僅不收學費,還給小李發工資。

學著學著,李東不僅自己當起了小老板,擁有了5000對種鴿,還把廠子“就近”安在徐善金公司所在的“鴿業小區”。“這樣遇到困難,去向徐總請教,方便啊!”

“鴿業小區”是當地政府爲養鴿農戶集體打造的鴿業專業合作社。現有包括徐善金公司在內的數十戶養鴿大戶進駐。有學曆、懂技術、善鑽研的徐善金,不僅是大家免費的技術顧問,更成爲大家公認的行業“司令”。

當然,這種信任也是在點滴的相處中一點點建立起來的。

同在一個“小區”朝夕相處,有一段時間,徐善金發現鴿農們喂養鴿子還是人工喂料,不僅浪費人力成本,還浪費糧食。于是,他便嘗試將自己公司的新型半自動化料盒向鴿農們推廣。試用沒多久,大夥兒就發現,喂料方法的改變竟能爲每年節約成本3-4萬元,利潤至少提高了5%

“這個總司令認定了!”大夥兒都心服口服。

就這樣,在“鴿業小區”裏,從繁育到喂養,從運輸到銷售,徐善金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經驗教訓傳授給大家,有問題大家一起探討,有困難大夥兒一起解決。

  

“小鴿子”反哺大産業

“小徐來了5年,我看著他的廠子一步步成長起來,如今在他的帶動下,不僅鎮上鴿子的飼養量上來了,還幫我們們挽回了東溝乳鴿的名片招牌!”王站長感慨,當年政府絞盡腦汁沒幹成的事兒,讓這個80後小夥子給幹成了。

在徐善金的帶動下,當地的乳鴿産業逐漸恢複了往日的生機。有了和鴿農們朝夕相處的合作基礎,徐善金開始著力打造的“公司+返乡創業青年+合作社”的行業發展模式,他把自己公司培育的蛋鴿新品種推廣給大家,然後回收他們的産品進入公司的線上、線下的平台,進行統一包裝、統一品牌、統一標准的銷售和深加工。

“我們不用擔心銷路,這次‘新冠’疫情爆發,要不是徐總帶上我們‘抱團取暖’,我的小廠早就不在了。”李東說,跟著徐總一起,特踏實,自己的小廠也無形中增強了抗風險的能力。

“我准備將這種農村合作社模式逐漸轉型打造成鴿業示範聯盟,讓大家合作起來共同應對激烈的市場競爭,實現真正的合作共贏。”幾年來,公司累計帶動20名青年創業或就业,带动及发展农户50余戶。

2019年,徐善金成功入選第十一屆“全國農村青年致富帶頭人”。

回顧這5年,徐善金清楚地记得,創業第一年,公司销售额200萬;第二年,400萬;此後,800萬,1600萬……每年的銷售收入都在翻倍增長。

2020年,我們希望能突破3000萬。應該說這5年我的企業幸運地度過了一個起步期,希望明年開始能進入加速發展期,在産業化方面全面鋪開。”

蛋鴿新品種選育、營養飼料研發、中草藥無抗養殖、智能化人工鴿舍系統……徐善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打造出一整套蛋鴿養殖繁育産業,立足江蘇,面向全國,開拓海外市場,建成一個初具規模的産業示範基地。

如今,徐善金已經與自己的母校——南京農業大學動物科學學院建立起種鴿、蛋鴿産學研試驗基地,多項合作課題正在和學院的教授們一起如火如荼的合作開展。

疫情期間,南農大黨委書記陳利根專程去看望了徐善金,叮囑他:“放心依托母校學科優勢,打造企業核心競爭力,爲當地經濟發展多做貢獻。”

“把現代科技帶入傳統養殖行業,大有可爲。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和創新探索,成爲可以讓農民創收、農業增收的新時代‘養鴿人’。”徐善金備受鼓舞。


  

  

  

  

  

  

  

  

  

  

  

編輯:許天穎

閱讀次數: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