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万彩票网

發稿時間:2020年10月20日來源:宣傳部作者:党委宣传部 许天颖

“幹農業,沒有個三五年,皮毛都學不到!”,這是剛打理農場時,90後小夫妻李中奇和甯雲霞收到最多的告誡。在常熟董浜鎮,經過了3年多的“摸爬滾打”,辛苦和汗水早已習以爲常,但系統的農科教育、紮實的專業背景,以及一直懷揣的“農場夢”,讓他們的視野與周圍人不一樣,回首向著夢想進發的爬坡路,甯雲霞說,“這幾年,錢沒賺多少,賺得的是經驗。”


從不受待見到排隊來學

這對小夫妻是南京農業大學的碩士畢業生,李中奇皮膚黝黑,看起來憨厚老實,研究生學的是植物保護專業;甯雲霞,園藝專業研究生畢業,能說會道,顯得勤快能幹。

本科開始就在心裏種下“農場夢”的李中奇,從小在農村長大,小時候就看老家農民種地,辛苦種出來的蔬菜賣不出好價錢,很多都爛在地裏;長期施用化肥,土壤板結非常嚴重,土壤質量越來越差。

“想做自己的生態農場,種出安全、優質的農産品。”李中奇道出了農場創業的初衷,這也促使他在報考研究生時,選擇了南京農業大學生防微生物方向。

所謂“微生物種植”,就是“以菌促生、以菌抑菌”,即利用作物種植過程中自然界的有益菌種,做成生物肥料,用來促進作物生長、防治病害,同時減少化肥農藥的使用,實現土地可持續生産。

李中奇想將學校學來的技術理念,與當地特色果蔬種植結合,使用微生物和富硒肥進行農業生産,改變周邊農戶傳統的種植方式。

經營農場的第一個念頭,春節剛過,見李中奇種出來的玉米産量高、品質好,曾經笑話他不施農藥化肥,是個“書呆子碩士”的隔壁農戶趙叔,竟然主動跑來向他要種子、要方法,“我想按你的方法,先種個1畝地試試!”

李中奇毫不吝啬地拿來種子,告訴趙叔,微生物有機肥配施化肥,化肥能減施30%,再種第二茬,就可減50%

李中奇說,要改變農戶的傳統種植理念,只能靠示範,農戶只有看到能賺錢,才會跟著去種。如今采用“基地+農戶”的模式,從剛開始的一兩戶到現在,夫妻倆已經集結了周邊的56個農戶,手把手地做給農戶看、帶著一起幹。



起步這幾年,賺的是經驗

常熟市董浜鎮是江蘇出了名的特色果蔬小鎮,2012年,南京農業大學與常熟董浜政府合作,批了50畝地,蓋起30亩蔬菜大棚、一栋两层高的办公楼和一栋实验楼,兴建南农大(常熟)新农村发展研究院,专门用作产学研合作和专业硕士的人才培養基地。

李中奇和甯雲霞就是借助在研究院專業實習的機會,與董浜結了緣。從拿第一塊地,到不斷開墾擴容,夫妻倆如今打理的田塊,有130多畝。

拿到地之後,除草、養地、鋪設水肥設施就用去了大半年。比個頭還高的雜草要除,水管、肥料管道要鋪,土質不行、要重新翻地建壟。爲了節約成本,這些都是小夫妻倆自己忙活。

地裏水肥設施老化,水管很細,一遇上淤泥就會堵住,78月玉米拔節抽穗,哪能經得起這樣的一開一停。白天周邊農戶用水量大,水壓不足,李中奇只得在淩晨一兩點爬起,套個電筒在頭上,手動疏通水管,“貪黑”忙活了一個月。

玉米成熟的9月,恰逢李中奇到市裏考農機證,采摘、裝箱、包裝,全靠甯雲霞一人打理,小個子的她早上4:30就起床,忙起來水都顧不上喝一口,剛來董浜時,連鐮刀和鋤頭都分不清的她,竟然一天打包了70多箱。

李中奇骨子裏有股“執拗勁兒”,自己認定的事就要幹到底,但是一起創業的“合作人”動搖了,“這麽苦,這麽累,不是咱當初想當‘老板’的設想”。

2019年,一起創業的兩名同學選擇離開,這是李中奇經營農場以來最沮喪的時候。他沒多說什麽,退了同學“股金”,大家一起吃了頓散夥飯。

甯雲霞說,經常會被問,打理農場,能賺多少。她和李中奇最深的體會是,起步這幾年,錢沒賺多少,賺的是經驗。

“不是非要做什麽老板,我們就是想學一行、幹一行,將現代農業的理念灌溉農田。”農科的專業背景、吃苦耐勞的品質,以及積極樂觀的心態,在他們眼裏,農業有前景、“有奔頭”。



踐行現代農業,我們是承上啓下的一代

白手起家,缺什麽工具,就借什麽;什麽不會,就去學什麽。這幾年來,李中奇的袋子裏就集齊了拖拉機證、無人機植保證等多個農技證書,上天玩得轉無人機,下地使得動拖拉機。

今年夫妻倆購置了一台新型旋耕機,以前整一遍地,要開著機器來回好多次,現在的新機子可以直接將雜草打碎、鋪在地裏,而且機身小巧,在大棚裏就能用起來。

不僅新機械玩得轉,還要“會吆喝”。農業是條全産業鏈,3年的一線“作戰”讓夫妻倆意識到,既要做品質、也要做品牌,不僅要“種得好”、還要“說得好”。

田裏主打的黃金小玉米,是董浜當地的特色農産品,當地政府農業技術服務中心專門成立了農業旅遊發展有限公司,幫忙樹典型、打品牌、通渠道、賺吆喝。

20179月,忙活了大半年的李中奇和甯雲霞,收獲了第一茬“黃金小玉米”,每畝産量約300斤,通過農旅公司的微商平台,打上了“碩士黃金玉米”的品牌,不到6天就賣了800斤,收益6000多元。

如今,碩士小玉米換代升級。據甯雲霞介紹,爲了更好地打造品牌,他們不僅在玉米種苗上進行了篩選,在育苗、生長、采收的每個環節,都用上了微生物菌劑,有效減少了化肥和農藥的使用。在栽培管理上,早春玉米覆膜3層,全部是人工除草,來回3趟,不用除草劑。

2018年年底,在李中奇的創意下,碩士黃金小玉米注冊了新商標“董小棒”。今年的疫情下,農産品的網上銷售,夫妻倆也注冊了抖音賬號,找網紅帶貨、主打的就是“董小棒”。

新理念接受快、新技術玩得轉、新思路打得開,在這對90後農場小夫妻眼中,這是年輕人幹農業的優勢。

“我們是承上啓下的一代,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型,就在我們青年一代手中”,對于“新農人”這樣的稱謂,甯雲霞深感責任在肩,她希望懷抱農業初心的更多青年人能一起加入進來,用知識、文化和信心來深耕腳下的這片沃土。


  

  

  

  

  

  

  

  

  

  

編輯:

閱讀次數:561